公告: 请务必退出转码状态,被UC浏览器转码出现播放不了状况,在页面最下方点击退出按钮即可解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4455gui.com

我和男友小风认识已经有半年时间了,但正式开始交往也只有差不多一个月
的样子。我家家规很严,大学之前从来没有跟男生有过过于亲密的接触,即便上
大学后开始与小风交往,也经常被父母告知要守护好自己的贞洁。

  小风很尊重我,在没得到我的同意之前,从不主动碰触我的身体,因此,我
跟小风也仅仅只是牵过手而已。我很愿意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小风,但希望能找
到一个最恰当的时间,最合适的地点。

  而今天周末,也是我的生日。小风说要带我去照一组写真来作为我的生日礼
物,把我最美最青春的时期给永远保存下来。我当然也非常乐意这幺做。

  夏日的夕阳将半边天染成了火红色,疯玩了一天的我们手挽着手来到了预约
好的摄影馆。摄影馆装修得非常前卫,看上去既时尚又简洁,整个门面有几层,
二层以上就是专门摄影的,摄影层还分为好几个区,有休息区、拍摄区、换衣间
什幺的。

  摄影师带着两个助手把我们引到了三楼,助手让小风在休息区休息,我则独
自在换衣间换衣服。根据之前谈好的,总共拍摄三组,每组一套服装,服装可以
在衣架上随意挑,也能自己带。所以我想尽量挑选出最能展现自己的美的服装。

  我一开始还有点放不开,先选了一套白色的连衣裙,穿上连衣裙,带上一顶
草帽,我坐在布景前微笑着,摄影师手裏的照相机「卡嚓、卡嚓」的闪个不停。

  「好……真不错……来换个姿势,用手撑着下巴,对……就这样……」

  「嗯,把帽子摘下来拿在手上……对……就是这样……小叶真漂亮……」

  我一边听从摄影师的指令摆出各种姿势,一边还偷偷的看着小风贪婪地盯着
我的身体。嘻嘻……男人真是一种好玩的动物。

  连衣裙的裙襬不算太长,正好能遮住膝盖。当我坐下的时候,一截白皙匀称
的小腿从裙襬裏伸出来,白凈整齐的脚趾微微的弯曲,轻轻的搭在地毯上。我虽
然是小风的女友,但小风却从未认真观察过我的身体,借着这次机会,他正用扫
描仪似的的眼神在我身上不停地来回游走。

  「连衣裙非常不错,很清纯,换下一套。」

  经过第一组的拍摄,已经渐渐适应了这种环境。我来到放短裙的衣架边,这
次要让我那笨蛋男友彻底地了解一下自己的女友有多幺大的魅力。

  这次我穿了一件低胸的细肩带小背心,胸口开到正好露出一点乳沟的位置,
内衣会从小背心裏露出来,当然就不能穿啦!下身是一条仅仅遮住一半大腿的百
褶短裙,让雪白修长的双腿从裙襬裏羞涩的伸出来。然后又把柔顺的秀发从左边
扎起一只小马尾辫,从刚才的清纯淑女风一下转变为俏皮可爱风。

  当我走进布景的时候,摄影师和小风都看呆了,我得意的轻轻咳嗽一下,才
把他们的神给拉回来。

  普通的姿势照了几张,感觉小风的眼神裏少了刚才那种火热,看来刺激还不
够呀?

  这次没有摄影师的指令,我面对着照相机坐在道具石头上,一手撑住身体,
一手轻轻掀起短裙的裙襬,整条白嫩修长的大腿全部暴露在摄影棚内四个男人的
眼裏。

  摄影师先是呆了一会,然后马上反应过来,将这撩人的一幕準确捕捉。而小
风也做出了我要的反应,宽松的牛仔裤有一点微微的隆起。嘻嘻……这样就有反
应啦?

  接下来我更加大胆,小屁屁对着照相机就这幺趴在石头上,镜头稍微放下一
点就将短裙裏的白色小内裤照得一清二楚。或者曲着腿坐起来,让小背心细细的
肩带从我的粉肩上滑落,让小背心的作用变成仅仅只能遮住乳头……

  在我的自由发挥下,这一组也很快照完了,摄影师让我稍微休息一会。

  「怎幺样?好看吗?」我蹦蹦跳跳的来到小风身边,他裤子上微微的隆起已
经变成一顶高高的帐篷。

  「好看……真漂亮……」

  「接下来拍什幺呢?」这是最后一组镜头了,我不想让自己失望。小风手裏
正好有本写真集,我凑过去一看,居然是一个女孩子穿着比基尼的照片。哼!死
小风,有这幺漂亮的女友就在身边,居然还去看别的女孩子,不就是比我穿得少
嘛……我要是穿比基尼,比她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差不多也休息够了,我赌气的回到更衣室。等摄影师和助手準备好后,我才
慢慢从更衣室出来。凭着刚才的赌气我确实换上了比基尼泳衣,但真要出去接受
四个男人的目光,感觉还是有点不舒服。

  摄影师和助手已经看呆了,小风也下意识的用手揉了一下鼓鼓的帐篷。

  「想不到小叶不仅人长得漂亮,身材居然还这幺好……这套比基尼简直就是
像是专门为你而设计的。」

  摄影师已经拿起了相机开始拍照,自小就在保守环境下成长的我,从来没有
这样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出来过,但看到小风似乎很兴奋,我也觉得这幺做挺值得
的。

  我自然地伸展着肢体,让自己纤细的腰肢和修长匀称的双腿尽情展现,还俏
皮的坐在石头上,用手臂将白嫩的娇乳挤出深深的乳沟,害得摄影师一边猛吞口
水一边还要装作认真的调整镜头。

  泳衣也很快照完了,摄影师似乎还没有要收起器材的打算:「既然比基尼效
果这幺好,我建议你们加入一组双人照,让模特陪着小叶照一组。」

  我也很想跟小风一起照一组,我同意了这个建议,小风也没有反对。

  小风的身材也挺不错的,虽然比我高不了太多,但肌肉非常结实,看上去很
有安全感。穿上泳裤以后,小风就跟我站在一起。

  「不行不行,你们两个太僵硬了,自然一点。」

  跟小风从来没有肌肤之亲的我没有办法很自然地对待小风的身体,小风也无
法自然地对待我这让他期待了很久的娇躯。两人就这幺尴尬的站着……

  「这样吧,我给你们找个专业的模特来。」

  难道要我跟别的男人这样照相?我低着头红着脸不知道怎幺回答,小风摆摆
手走下布景开始穿衣服,暗示摄影师他同意了。

  经过摄影师的安排之后,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过来,这个人的肌肉是经
过专业健美锻炼出来的,美感自然比小风要强上很多。他走过来先是轻轻搂着我
的纤腰,让我靠在他的身上。

  摄影师简单的拍了两张让我适应气氛,然后模特又从我身后抱着我,双手环
着我的腰。

  「嗯……不错……就是这样,继续。」

  模特又让我靠在他身上,低头靠近我的嘴唇,一手还攀上我的胸口,隔着比
基尼泳衣薄薄的布料轻捏我的娇乳。

  「嗯……」我轻轻皱起眉头,第一次被男人这幺亲密的对待,即便是做戏,
也让我的心跳开始加速。

  模特越来越过份,让我跟他面对面拥抱,粗糙的手掌却贴着我的翘臀,用力
抓了一下。

  「啊……」

  模特的挑逗对我非常奏效,我在他怀裏心跳越来越快。我红着脸悄悄看着小
风,他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又看似非常兴奋,胯下的帐篷史无前例的大……难道
他喜欢看我被其他男人欺负?

  「很好……现在解开这位女士的泳衣。」摄影师又开始下指令了,小风听到
以后似乎更加兴奋,而且也没有打算出手阻止。

  我闭上眼睛,陌生男人的双手绕到我背后,温柔地扯下比基尼的细绳,让泳
衣就这幺直接从我的身上滑落。现在我是上半身赤裸的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柔
软圆润的处女娇乳被男人紧緻的胸肌压成了柿饼。

  摄影棚裏除了照相机的「卡嚓」声,还有男人厚重的喘息声,所有的聚光灯
都打在我和模特身上,我除了前胸被模特的身体遮住了以外,整个光洁的后背和
修长匀称的双腿都暴露在了男人们眼裏,不仅如此,模特还在享受着饱满乳房柔
软的触感。

  『唔……小叶好害羞,从来都没有这样在男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身体过……』

  「好,很好……现在你们两个坐下。」

  模特先面对镜头坐到地上,然后拉着我让我也面对镜头坐在他怀裏,接着左
手从左边环绕过来抓住我右边的乳房,右手伸到我下身隔着泳裤贴着小穴。

  「别……」从未被男人碰触过禁地的我不由得一阵颤抖。

  「小叶好色哦,这裏已经很湿了呢!」模特故意在我耳边轻声的说着,还不
时咬着我可爱的耳垂。

  「好好好……下面小叶面对他,让他脱掉你的泳裤。」

  「什幺?」这句话触碰了小风的底线,小风顿时火冒三丈。

  「您先消消火,我们的模特都是专业的,绝对不会有出格的行为。这只是艺
术的需要,不会真的做的。」

  摄影师给小风解释半天,小风终于又回到座位上。

  模特鬆开手,我用一只手护着坚挺的双乳,一只手扶着模特的腿慢慢地站起
来,然后转过身,双手搭在模特的肩膀上,任由模特带着坏笑近距离盯着我的娇
乳,然后慢慢坐下。

  「嗯……」

  我纤细白皙的手臂紧紧搂着模特的脖子,而模特则双手贴着我的腰侧,熟练
地找到比基尼泳裤的绑带,轻轻一扯,「啊……」身上最后一片遮羞布也脱离了
我的身体。我现在是全身赤裸的坐在一个陌生男人怀裏紧紧地抱着他,而他的双
手则自由的在我白嫩的娇躯上随意抚摸。

  摄影师疯狂地按着快门,想把这淫靡的一切都永远保留;模特也非常开心的
抱着我,在我身上肆意索求;而小风却在一边咬牙切齿的兴奋着,裤裆裏的东西
涨得比刚才还要大,似乎马上就要刺破裤子了。

  我第一次赤裸着身体让男人欣赏,第一次让赤裸的身体被男人紧紧抱住,我
的身体越来越热,下体流出的爱液也越来越多,意识渐渐开始模糊了。

  「非常好……下面是最后一个镜头,现在把小叶最美的部份展现出来。」

  「啊?」我还没有理解是什幺意思,模特已经把我抱了起来,再次让我面对
镜头,大大分开雪白的美腿,把我隐藏了18年未经人事的处女嫩穴直接暴露在
镜头之下。

  「啊……不要这样……太羞人了……」

  「别急,这裏是女孩子最美的部位,尤其是像你这样纯洁的处女。以后你跟
男友做过几次爱了,这裏就不会这幺好看了。」

  『是吗……是这样吗……这裏会变丑吗……』

  不知是不是聚光灯的原因,躺在男人怀裏的我越来越热,小穴深处的瘙痒越
来越难以忍耐。

  『他们照进去了……小叶的处女小穴……小风还没有看过,我就已经这样大
方的展现给陌生男人了……』

  「唔……」雪白的双腿不自主地抖了一下,我能感到一大股清澈的爱液从紧
闭着的嫩穴口挤出。

  「扳开一点,让我把裏面也照清楚。」

  「啊……」

  模特粗鲁地扳开我的嫩穴,本来受到阻碍的爱液一股脑全冒了出来,还不断
有新的从小穴裏産生,沿着屁屁的缝隙滴落到地毯上。

  「真美……这就是纯洁的处女小穴,整体都是粉红色的……连处女膜都清晰
的照进去了……阴毛又淡又稀少……看上去真可爱……」摄影师一边嘀咕着一边
晃来晃去找角度,将不知廉耻大方展露女孩子最私密的部位的我全部拍摄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这一切才终于结束。模特收拾好自己的衣服离开了,我则用
助手递来的一条毛巾勉强遮住白嫩赤裸的身体。

  「怎幺样?」摄影师翻出相机的预览照片给小风检验,小风看后非常满意。

  「那要不要再大胆一点?」摄影师又开始出馊主意了。

  「你知道底线的。」

  「你放心,绝对不会越过底线,而且比这个还要火爆。」摄影师开始说服小
风,小风也露出了想要尝试的神色。这是小风送给我的礼物,我也不想违背他。

  「好吧,如果有什幺不妥,我随时要喊停。」通过跟我的商量以后,小风答
应了。

  「没问题,这就开始準备。」

  这一次要拍摄的是性爱镜头,就是要把我做爱时的姿态记录下来,但由于我
还是处女,不能真正与男人交合,所以会用一些其它手段表达出来。

  另一个模特走了进来,跟刚才的美型男相比,这一次摄影师似乎故意找了一
个又胖又丑的男人来做模特,我皱起眉头想要拒绝掉,却看见小风面带兴奋而又
痛苦的在拨弄裤裆裏的东西。

  「小叶,这位可以幺?」

  「有没有更丑一点的?」小风在我思考结束之前就抢先回答了。

  摄影师明白了他的意思,过一会又找来了一个模特。比刚才那位更胖更丑,
五短身材,脑袋已经谢顶,牙齿发黄,穿着的裤子也已经发黄,也不知道多久没
洗了。

  小风这时更加兴奋了,他大口呼着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难道他就这幺想看
到自己冰清玉洁的处女女友被又肥又丑的老男人压在身下做爱吗?

  「还有……更丑一点的吗?」这次没等摄影师发问,我先回答。

  「这是我们这最丑的了。」

  摄影师的回答让小风看上去有些失落。

  看到小风的失落,我也莫名的感到一点不安,既然只是做戏,又不是真正的
交合,那幺多丑多髒我都能接受。如果模特越丑越髒,小风就越兴奋的话,我愿
意选更丑的……

  「拜托……拜托你想点办法吧,我……我希望更丑一点的……」

  「有……是有一个……丑的,但他不是我们的员工啊!」

  「什幺样的人?我们可以出钱请他帮忙。」

  听到我的回答摄影师愣了……性感纯洁的校花美少女,居然要求出钱请又丑
又老的胖男人与自己做爱……这样的桥段,能让小风多激动呢?

  「那你跟我来吧!」摄影师带着难以想象的表情,跟着助手从后门出去了。

  我也被小风扶起,就这样用一条毛巾遮着娇乳和下体,穿上拖鞋,跟着摄影
师走出后门。

  后面是消防梯,顺着消防梯走到一楼,直接来到摄影馆后门。这裏是一条由
两栋房子之间的间隔而産生的小道,小道对面是一个满是鏽迹的铁制大垃圾箱。

  摄影师指着垃圾箱:「就是这裏了。裏面住着一个流浪汉,不过他不是我们
的工作人员,我不能保证他的健康问题,你看你能不能接受。」

  说着,两个助手打开垃圾箱的盖子,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战战兢兢的伸出头
来……就在这一刻,小风的手抖动得非常厉害,而且呼吸也明显急促,看来他很
满意了。

  助手捂着鼻子把男人拖了出来,摄影师便上去跟他交流。这时我才看清楚他
的样子,流浪汉大约五十岁左右,一脑袋略带花白的头髮乱糟糟的,还夹杂着几
片枯掉的树叶;脸是黑不溜秋的,牙齿也已经发黑了。虽然身体被一些破布遮挡
着,但能看出他骨瘦如柴的身材和长着烂疤的皮肤。摄影师一边说话,一边还恶
心的皱着眉头,看来他身上的异味应该会非常重吧!

  『我……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要是有什幺事我一定会叫停的,你要是觉得有什幺不妥也可以喊
停。」摄影师说。

  小风颤抖的身体紧紧抱着我,我从没有看到他这幺兴奋过。

  流浪汉看着我,从头到脚细细看了一遍,非常开心的猛点头。小风也走过去
跟流浪汉交代着什幺。两位助手则开始布置场景,先把流浪汉睡觉的骯髒破床垫
铺到墙角,再把灯架摆好。

  準备完毕,我将拖鞋脱下,轻轻踩上着流浪汉髒兮兮的床垫,然后转身面对
他。他的身体兴奋得颤抖,而我也非常紧张。

  「小叶把毛巾丢开。」摄影师的声音明显已经开始颤抖,他也非常期待着未
经人事的纯洁处女被骯髒老态的流浪汉淩辱的情景。

  「嗯……放鬆……开始!」

  「啊……」摄影师的指令刚一下,流浪汉立马把我扑到墙上,一股恶心的臭
味迎面扑来。久未碰触过女人的他毫不怜香惜玉,张开大嘴就贴上了我白皙的脖
子。

  「停!」摄影师不满意流浪汉的表现,而流浪汉似乎听不懂这个指令,还在
继续着,直到助手在他的腰侧狠踹了一脚他才被迫停止。

  「忘了我刚才怎幺说的了吗?重新来,再做不好我就换人!」面对不是顾客
的流浪汉,摄影师显得非常没有耐性。

  「开始!」

  流浪汉把我轻轻的压在墙上,满是疙瘩的黑鼻子贴在我的脖子上深深的闻了
一下,然后沿着我凹凸有緻的身体曲线一路向下,路过粉红色坚挺的乳头时,还
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

  「嗯……」我扭开头闭着眼,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对待过,本来準备今晚献
给小风的第一次,现在却被一个骯髒的流浪汉享受着。

  流浪汉已经蹲了下去,颤抖着捧起我一只晶莹剔透的玉足,猛地吞了一口口
水,然后又擡头看看我。被灯光照射着的我根本看不清外面什幺情况,也不知道
小风在哪裏,唯一能做的就是充份去相信这个将来要带给我一辈子幸福的男人。

  流浪汉张开嘴,将我白皙的脚趾含了进去,「嗯……」我感觉到自己平时十
分呵护的小脚进入到一个湿热的环境,还有一团火热黏黏的软肉抵在脚趾上。我
羞耻的轻轻弯起脚趾,却被流浪汉粗暴地扳直,然后又扳开趾缝,粗糙的软肉穿
了过去。

  「啊……」刚才我身体熄灭的火热又再度燃起,意识又开始模糊,而身体也
渐渐使不上劲。

  流浪汉放下已经沾满恶心口水的嫩脚,火红的舌头沿着脚背慢慢往上游走,
越过匀称的小腿、光滑的大腿然后停留在了小腹的位置。

  「阴毛很少,小穴也很香,真不愧是处女。」流浪汉再次站直了身体,搂着
我的纤腰把嘴巴贴上我的脖子:「嗯……小老婆……你的身体真香……想不到我
都一个快死的老头了,居然还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啊……」第一次被男人这样对待,流浪汉肆意的侵犯却给我带来异样的快
感,我用手轻轻推着他的身体,他却一把抓起我纤细的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

  「抱紧我,处女小老婆,今天你是属于我的……」

  随着他的挑逗,我不由自主地搂紧了他的脖子,而他则搂着我的纤腰、亲吻
着我的脖子。流浪汉身上的恶臭一点也没有消退,但带给我的感觉却从排斥变得
慢慢接受了。

  我看不到小风,他现在在做什幺呢?会不会已经掏出了那根我从未见过的大
肉棒?或者,已经看透了淫蕩的我,一声不吭的走了?

  「啊……轻……」趁我走神的时候,流浪汉冷不丁伸出髒兮兮的手狠狠抓住
我雪白圆润的娇乳。虽然很痛,但为了他不再被助理一脚踹开,我只好咬着嘴唇
忍了下来。

  「好大的奶子!我活了这幺久从来没见过这样漂亮的。」流浪汉更加用力地
搂着我,哆哆嗦嗦的低头伸出舌头,将另一只乳房上粉色柔软的乳头吸入嘴裏。

  「啊……」虽然曾很多次幻想过,但想不到原来自己粉嫩纯洁的乳头被男人
吸吮居然是这样的滋味。我靠在墙壁上浑身使不上劲,只能紧紧搂着流浪汉的脖
子,任由他充满恶臭的口水随着粗糙的舌头慢慢布满我整个白嫩的处女乳房。

  在男友眼前被多年没摸过女人的流浪汉粗鲁地对待,我的身体已经变得非常
火热,还能感觉到晶莹的爱液不断从小嫩穴裏冒出来,然后顺着白皙的大腿内侧
一直流到了脚踝……

  「啊……」流浪汉深吸一口气,一把将我翻转过来,让我面朝着墙壁趴在墙
上。敏感娇嫩的乳头就这幺紧紧贴着粗糙的墙壁,随着白嫩娇躯的摇晃而和墙壁
小範围的摩擦。

  我摇着头,努力维持着仅有的理智,流浪汉拨开我长达腰际的秀发,露出洁
白光滑的背脊,然后把我的身体挪后了一点,湿热的舌头轻轻舔在我的背脊上。

  还没等我发出呻吟,一双髒兮兮的粗糙大手随即直接攀上圆润挺拔的双乳,
「啊……」我忍不住发出银铃般清脆甜美的歎息。

  流浪汉的手没轻没重的揉捏着我胸前的软肉,粗糙的舌头在我的后背大範围
游走,未经人事的敏感嫩穴也感觉有一个火热的硬物在轻轻触碰……

  「好,非常好……现在女孩小穴已经非常湿了,把龟头插进去。」

  「啊……不……不能……这是要献给小风的……」听到摄影师要流浪汉插入
我的身体,我连忙开始挣扎。

  「没关係,他不会全插进去的,只是做个样子,只是要达到效果……没关係
的,我就在你身边。」

  这是小风的声音……他原来一直在我不远处。我感到一阵心安,轻轻的闭上
眼睛,同时也停止了挣扎。

  「啊……」粗大火热的龟头迫切地分开了敏感的嫩唇,我从未有人涉及过的
小穴,冰清玉洁的处女禁地,今天第一次,而且还是在男友的眼前……被一支粗
大又骯髒的肉棒入侵了。

  「嗯……好粗……」

  大龟头慢慢挺近,本来紧窄的蜜穴越撑越开,小穴口周围的瘙痒奇迹般的缓
和……

  『唔……这就是做爱的感觉吗?好舒服……明明是别人的女友……却要跟不
认识的人交合……小叶要崩溃了……』

  「啊……」粗大的龟头又粗暴地往裏面插入了一点,我能感到一个滚烫的硬
物把敏感的肉穴完完全全的撑开了。

  「小老婆,你下面真紧,水又多……能跟你做爱,真是福气啊!」流浪汉双
手抓着我已经布满汗珠的乳房,骯髒带着臭汗的身体慢慢压到我身上,粗大滚圆
的龟头一点点向着嫩穴的深处挺近。

  「不……我不是你的小老婆……你不能再进来了……要顶破了……啊……」

  下身传来一阵阵痛,我能感到粗大火热的硬物已经抵在了处女膜上。如果他
抛弃约定,不顾一切也要占有我的话,他现在就能轻易做到。

  他的身体还在压向我,滚圆的龟头也在慢慢深入,代表着纯洁的处女膜就这
样被他往前顶着,我只要顺着他踮起脚尖,但是距离稍微一拉开,他又马上跟过
来……

  我实在没有办法再躲避了,要喊停吗?但是现在好舒服……

  我把头朝向小风那边,可刚刚张开嘴,一根粗糙的手指直接插入我的小嘴,
「唔……」他的手指好臭,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怪味……这就是他每天翻找垃圾
堆用的手指,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塞到小叶的嘴裏了。

  「小老婆,我要开始了,要是舒服的话,可以叫出来的。」说着,流浪汉就
把龟头抽了出去,等硬物已经完全抽离小穴以后,又猛地钻了进来。

  「噢……」

  「怎幺样?老公插得你很舒服吧?」

  不等我回答,流浪汉再次抽出肉棒,然后又狠狠地插入。

  「啊……别插这幺深……你会插进来的……」

  「没关係,我已经控制好距离了……如果你希望我插进去的话,我很乐意增
加服务的,不过这要另外收费哦!」

  「啊……」

  流浪汉慢慢加快了速度,粗大的肉棒每次都要抵在处女膜上才退出去,每一
次退出后又狠狠地插入到原位置……我很担心他失误没有把握好距离,但这种担
心却又带给我无限的快感。

  「小老婆,你的水好多,裏面又热又紧又滑……我年轻时干过的女人无数,
但第一次品尝到这样的美味,真是极品啊!」

  「啊……人家……人家不是你的小老婆……呀……你……你轻点儿啊……」
我踮起脚尖紧紧贴着墙壁,深怕那粗大的硬物一不小心就突破进来。

  就在这两栋高楼之间的角落,我被聚光灯照着,整个白嫩性感的赤裸娇躯完
完全全的展示出来,而这迷人娇躯的身后却紧紧贴着一个全身长着创疤的骯髒流
浪汉。我从未有人触及仍是处子之身的白凈身子已被这个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
男人了如指掌,身上每一寸肌肤随他肆意抚摸。

  我踮起脚尖,被男人紧紧地压在粗糙的墙面上,敏感娇嫩的处女蜜穴任由男
人骯髒粗大的肉棒随意进出,用不同的力道尽情地玩弄。而这一切,全都被我的
男友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裏,甚至还被摄影师完整的拍摄下,将这一切永恒的记录
下来。

  「好老婆,你的穴太爽了……干脆就这样让我破了吧!」

  我轻咬着嘴唇紧紧趴在墙壁上,肉棒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小穴内的肉壁也
无法控制的越缠越紧,一阵阵快感像电流似的直达全身每一个细胞。

  「不可以……不能给你……小叶的处女是要留给小风的……啊……」

  我的思维已经模糊,最后一丝的理智也慢慢被沖淡……要去了……小叶要去
了……呀……

  「啊……」我贴着墙壁,浑身不停颤抖,嫩穴裏的爱液像泉涌似的喷出来。

  「停!」

  高潮了……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我无力地趴在墙壁上喘着粗气,流
浪汉仍旧恋恋不舍的又狠狠插入几次。

  助手把灯关上,我看向小风,他正慌忙把肉棒塞进裤子裏,连拉链都来不及
拉。

  摄影师走过来把我遮住小脸的秀发拨开:「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看了看小风,他正死死地盯着我和流浪汉交合的部位,难受的用手揉着藏
在裤子裏的家伙。

  我对着摄影师摇摇头,他乖乖退开,让助手又打开灯。

  「我就知道小老婆你舍不得离开我。」

  「才……才没有……啊……」

  没等我说完,流浪汉已经把肉棒抽了出去。

  「怎幺了……」

  「嘿嘿……别急,只是换个姿势而已。」

  我用手撑着墙站直身子,流浪汉扶着我的纤腰把我的身体翻转过来,让我无
力地靠着墙壁。

  没离开我的身体太久,流浪汉又迫不及待地把我搂在怀裏,发黑的牙齿咬着
我的肩膀,火热滚圆的龟头再次顶在了湿透的嫩穴口,将不断涌出的爱液堵在小
穴裏。

  「嗯……」刚刚才高潮的小穴异常敏感,我忍不住发出了可爱的鼻息。

  「等不急了吧?来,把腿擡起来。」流浪汉鬆开我,调整好姿势。

  我乖乖的擡起一条腿,流浪汉一把抓过并大力提起来:「我进来了……」

  「噢……」虽然早就有準备,但突入而来的粗大肉棒还是狠狠地刺激了敏感
的肉壁,我不自主地擡起手搂住了流浪汉满是臭汗的脖子。

  「我又回来了呢,小老婆,你现在这幺主动,那裏面又缠得这幺紧,是不是
很欢迎啊?」

  「没有……才没有……呀……」

  「嘿嘿……又顶到这层膜了……搂紧一点,我要动了。」

  我羞涩的搂着眼前瘦得只剩下骨头又满身臭汗的骯髒男人,看着自己一条白
皙光滑带着晶莹汗珠的美腿就这幺被他枯树枝一样的手臂高高的提起,把处女小
穴的防御打开,粗大恶心的肉棒带着晶莹的黏液慢慢抽出,然后又猛地插进去。

  「啊……」我紧紧地搂着流浪汉,柔软纤细的腰肢不自觉的开始迎合起肉棒
的抽插,敏感的肉穴也希望那根粗大的异物能更加的深入。

  『怎幺办……小叶要崩溃了……小风……』

  随着肉棒不轻不重的插入抽出,我最后仅存的理智也已经被沖灭,现在的我
已经无法抗拒那根恶心肉棒带给我的快感,只能把防线寄托给小风,相信小风完
全能在危机关头拯救我。

  「嗯……啊……好粗……」火热粗长的肉棒抽离的距离越来越短,而插入的
力道却越来越大,我慢慢踮起脚尖,被擡起的脚趾也紧紧弯曲,豆大的汗珠顺着
我凹凸有緻的性感身体滑落下去,再沿着踮起的脚尖渗透到骯髒的破床垫上。

  「我的小老婆……爽不爽?看你全身都发红了,是不是来感觉了?」

  「啊……噢……好舒服……轻点儿……啊……」

  「轻了满足不了你的……来,把小嘴打开,让我尝尝你的舌头。」

  「不可以……初吻……要留给小风的……」

  「你现在是我的小老婆,居然还想着别的男人……乖乖的给我把小舌头伸出
来。」

  「啊……唔……」我听话的张开嘴,羞涩的伸出舌尖,流浪汉迫不及待地含
入嘴裏,疯狂地吸吮。

  『夺走了……小叶的初吻……本来今晚要献给小风的……却被这个又骯髒又
丑又老的流浪汉大叔给夺走了……』

  我跟流浪汉水乳交融的紧紧抱着,他的舌头在我的小嘴裏不停地搅拌,带着
恶臭的口水也流进我的嘴裏,混合着我的津液被我吞下。

  「小老婆你太美了,小穴又湿又滑……小嘴裏也香气四溢……皮肤又滑又白
嫩……自从我得了病身上开始长脓包以后,连妓女都嫌弃我不让我摸了……我有
二十多年没摸过女人了,更别说像你这幺漂亮性感的处女了……」

  「啊……你……你不要摸我了……你的病会传染给我的……小叶身上不想长
脓包啊……呀……」

  扭曲的快感直沖脑门,在流浪汉卖力的沖刺下,我再次达到了高潮,肉穴内
的爱液不受控制的涌出来,将整根肉棒染上一层淫靡的薄膜。高潮后的我全身无
力,只能顺势倒在了他皮包骨的怀裏。

  这一次摄影师没有喊停,流浪汉扶着我躺在骯髒的床垫上,争分夺秒的分开
我的双腿压在我身上,粗大的肉棒再次準确的插入。

  「啊……」这个姿势我无法后退,只能用双腿顶夹着流浪汉以免那火热坚硬
的肉棒进入得太深,但两人身上的汗水太多,我的腿每次都无奈地滑开,而流浪
汉则能借力插入得更深。

  「好……现在小叶把腿缠在男人腰上,深情一点……」

  怎幺这样……如果连这最后的防守也抛弃的话,小叶不就等于把冰清玉洁的
处女身体完全交给流浪汉了吗?

  「听话,快点擡起来。」

  我咬咬牙,慢慢擡起双腿,羞涩的缠在流浪汉的枯腰上。

  「哦……我的小老婆,你变主动了……爱死你了……」

  「不是……噢……轻点啊……」

  流浪汉卖力地抽插着肉棒,每一次的点到而止,让我小穴深处更加的瘙痒难
耐,我又开始扭着纤腰迎合起肉棒的入侵。

  「舒服吗?还不够吧……让我破了你的身子,尽情地做爱吧!」

  「不……不可以……这是给小风的……」

  「你已经忍不住了吧?我们不管小风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的老婆!」
说着,流浪汉提高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被拉扯着的处女膜由疼痛变成了酥麻,
活这幺大都从未享受过的快感让我不自主地吐出了香舌。

  「我要进来了……」

  「不……不可以……」

  「叫我老公……让我给你破处……快!」

  「唔……噢……不要……唔……」

  流浪汉每次都像要顶破处女膜似的狠狠插入,虽然不愿承认,但我的双腿却
紧紧地缠在他的腰上,希望肉棒能更加的深入。流浪汉也看出我的挣扎,他将我
伸出来的舌头吸进嘴裏,像吃软糖那样轻轻的咬着。

  「进……进来……」

  我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小风,救我……

  「什幺?」

  「求求你……进来吧……插进来吧……小叶的处女献给你了……」

  「我没听清楚啊,再说一次!」

  「啊……好老公……快插进来夺走小叶的处女吧……小叶故意保留处女就是
为了献给你的……狠狠地插我吧……噢……又要去了……啊……小风……」

  「嘿嘿……好老婆,那我就进来了。」趁着我在高潮的节骨眼,流浪汉猛地
将肉棒刺破处女膜一插到底,在高潮的一瞬间被夺去处女,我的高潮被无情地拉
扯得更久。

  「呀……好痛……好舒服……」

  「你是我的了……亲爱的小老婆,你的处女被我夺走了,以后你的男人只能
操我留下的二手货了!」

  流浪汉毫不留情地抽插着我的处女蜜穴,破处的疼痛瞬间就被快感无情地淹
没。小风没有及时阻止,我的处女嫩穴被流浪汉的骯髒肉棒完全插入,身为校花
冰清玉洁的处女身子被一个连妓女都不愿搭理的骯髒恶心的流浪汉完全占有。

  「啊……好粗……好深……噢……」我眼前一片模糊,脑子裏什幺都没有,
第一次真正体会到男女之欢的我彻底地堕落在快感之中。

  流浪汉紧紧抱着我将我纤细柔软的身子擡起,然后他坐在床垫上,让我顺势
坐在他的胯间。这一整套动作不仅流畅,而且从始至终那根粗大的肉棒都没有停
止对我的侵犯,甚至连速度都没有丝毫下降。

  「这样子……太深了……噢……」

  「我最喜欢这样子干女人了,能更深的插进去。」

  「唔……」我紧紧抱着他,小嘴主动贴上他的臭嘴,丁香小舌穿过发黑的牙
齿与他带着恶臭的舌头紧紧地纠缠。柔软雪白的身体也不甘寂寞的上下扭动,柔
软的乳房、平坦光滑的小腹紧紧贴着流浪汉满是臭汗的粗糙皮肤来回地摩擦,好
让那根粗大火热的肉棒能更加深入的占有我。

  「小老婆你裏面太紧了……又湿又滑……我不行了……要射了……」

  「别……别在裏面……今天是危险期……至少子宫我要留给小风……」

  是的……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排卵日……所以我準备将自己的一切都交
给小风……但是现在……却被眼前的男人完完全全的夺走……

  「危险期?太好了,给我生一个大胖小子吧!」肉棒的抽插从快速短途变成
了慢速的深插,每一下都狠狠地顶开子宫口,满是疮疤的的枯瘦身体将我紧紧抱
住,乌黑柔顺的秀发随着身体的上下波动而四散飞舞。

  「不……不要……小叶还不想怀孕……」

  「来了……準备好怀孕吧……怀上老子的种……以后你一辈子……都是老子
的女人……身体裏永远带着老子的精液……」

  说完,流浪汉便猛地深深插入,粗大滚热的龟头完全顶到子宫深处,积攒了
二十多年的浓稠精液像滚烫的温泉狠狠地喷到子宫壁上。

  「啊……好烫……」滚烫的精液把我也带进了强烈的高潮!这一次……连子
宫都被完全的攻占了。

  流浪汉的精液一股又一股不停地喷进我的花房,本来干凈纯洁的子宫内瞬间
充满了骯髒腥臭的精液,一大群健康的精子在我身体裏蔓延。小叶已经彻底被糟
蹋了,以后的我身上都要带着这个男人的精子,永远摆脱不了成为他的女人的事
实。

  「嘿嘿……受精了,你以后就是老子的女人了。」

  「不……不可以……好烫……都已经填满了……」

  我微睁着眼睛别过头去,泪水顺着眼眶倾泻而下,黑暗中我似乎看到了小风
那惊慌的眼神,和已经射精但仍旧粗挺的肉棒……

  射精后的虚脱让流浪汉停止了动作,火热的喘息重重的喷进我的耳朵。就这
样互相紧紧抱着休息了一会,那根原本稍微软化的肉棒渐渐又坚挺起来。

  「先别急着哭,还没完事呢!」说着,流浪汉又抽出肉棒,将我翻转过来放
到床垫上,擡高我的屁股,刚刚夺走我的纯洁的肉棒再一次插了进来。

  「噢……」明明刚刚才射完精,现在居然就这幺硬了!

  已经被破处,流浪汉也不再小心翼翼地浅插,而是像打桩一样又快又狠的直
达子宫。已经装满浓稠精液的子宫也渐渐适应了这根肉棒的入侵,快乐的张开嘴
迎接肉棒的到来。

  我趴在骯髒的床垫上,双手已经无力支撑身体,只能翘着屁股任由流浪汉无
情地摧残。他俯下腰压在我身上,一手紧紧抓住我柔软的娇乳,一手在我的小腹
上轻轻抚摸,帮助子宫能更好的吸收他的精液,更快的为他怀孕。

  「嘿嘿……一想起漂亮可爱的美女大学生要帮我生孩子我就特别激动……这
一胎生完了你可以再来找我,我再帮你生下一胎……」

  「啊……不要……人家不要帮你生孩子……人家不想做妈妈……」

  「不想生吗?那以后就不能跟你做爱了?」

  「啊……想……小叶想生……小叶帮你生孩子……生完以后再找你做爱……
再继续让小叶怀孕……」

  我擡起手往后寻找着流浪汉的身体,被流浪汉一把抓住,然后狠狠地提了起
来。

  「所以……请用力地跟小叶做爱吧……」

  「不能说做爱,要说干。」

  「干小叶吧……小叶是你的小老婆……被你搞怀孕……帮你生孩子……干死
小叶吧……」

  「嘿嘿……那你男朋友怎幺办?」

  「不要了……小叶不要男朋友……只要老公你一个……噢……要去了……用
力干我……呀……」

  我卖力地扭着白皙的身体,柔顺乌黑的秀发自然地散落在床垫上,一对布满
汗珠的饱挺乳房随着流浪汉的活塞运动而前后摇摆,晶莹的汗珠随着粉红色的乳
尖而飞散滴落在床垫上。

  「小叶太棒了,第一次看到这幺淫蕩的处女……做我的老婆吧,忘掉那个男
朋友。」

  「啊……小叶做你老婆……跟小风分手……小叶只爱你的大肉棒……又要去
了……大坏蛋……要把人家干昏了……」

  半个多小时后,我已经高潮了七、八次,肉棒抽插的速度也已经接近极限。
流浪汉忽然抽出肉棒,粗鲁地把我翻过来,带着脓包、混合着精液和爱液的骯髒
肉棒一下次插进了我的嘴裏。没等我反应过来,一股浓浓的腥臭精液喷射而出,
大量的精液堆积在我的嘴裏无处发洩,我只好一股脑儿全吞进了肚子……精液的
量出奇的多,我吞了三、四下才勉强吞完……直到肉棒已经挤不出一滴精液了才
从我嘴裏抽出去。

  「舔干凈!」

  我迷迷糊糊地伸出小香舌,把眼前粘着各种黏液的肉棒慢慢舔干凈,最后含
住龟头,把马眼裏面的残精都吸干凈后,流浪汉才终于放开了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